免费资料大全

汪曾祺:一个画家,首先得是个诗人

添加时间:2019-02-26

自得其乐

汪曾祺先生是多面手,脚踏戏剧跟文学两只船,书画兼擅,还有美食家之誉。虽说当初能作文、亦能画的才子型作家不少,但多能分得开,画是画,文是文,两档子事。对汪先生来说,文与画是融合无间的,文中有画,画中有文。本文尝试从书画这一视角切入,走进汪先生的文学世界,探讨书画修养与其文学创作的关系。

汪先生对书画的态度是“书画自娱”“得意其乐”,同做美食一样,是写作之余的休息、“岔乎岔乎”。他说:“我的画切实不什么看头,只是由于是作家的画,比较别致罢了。”(见《得意其乐》)他还引用晋代陶弘景诗句说“只可自怡悦,不堪持赠君”。当然,这也是老人家的谦虚说法,实则他的书画作品送人的极多。坊间传布着很多有关汪先生赠画的趣闻轶事,到底多少人手头有,至今仍是未知数。文人雅士自不待言,平头百姓因为种种机缘,得到其赠画好像也并不难。

汪先生暮年有两个愿望:一是在中国美术馆开一个小型画展,二是出本书画集,然而这两个欲望在生前都未实现。在去世近三年后,他的子女整理父亲生前画作,用其稿费自行印制了一本装帧讲求的《汪曾祺字画集》。这本书画集是非卖品,只印了千余册,送给家乡高邮跟生前友好作纪念。

汪先生曾给冯友兰先生之女、作家宗璞画过三幅画,有幅牡丹图上题赠小诗:“世间存一角,聊放侧枝花。临风亦得意,不共赤城霞。”小诗甚得冯友兰称赏,赞其“诗中有人”“不隔”。宗璞也说,汪曾祺的戏与诗、文与画都隐着一段真性情。

【大家】

《汪曾祺书画集》收录书画作品120余件,从中能够窥见汪先生书画创作的大抵风貌,是典型的文人画,每一幅都值得玩味。书后的“一点说明”指出:“他的书画与他的文学作品都表白了他这个人的思维和咀嚼,是可能互为补充的。”这无疑是解人之语。